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通知公告 > 正文
    购物车
    0

    奶农:最难熬的日子正在过去

    信息发布者:村里姑娘
    2019-07-24 06:31:43   转载

      8月31日,在河北正定县城边的三角养牛场,记者又见到奶农周卫利。约一年前,记者曾在这里采访过她。

      和一年前一样,对于养牛的辛苦她依然是满腹牢骚,不过让她略感安慰的是,随着乳品市场的逐步恢复,今年上半年她赚了9000元,而去年三鹿事件后的三个月,她就亏损了约3万元。

      随着三鹿问题奶粉事件负面影响逐渐消退,中国的乳品市场也在慢慢地恢复,业内人士预计在年底前能恢复到之前的九成。市场的好转也反映到了处于乳品行业源头的养殖户身上,他们说,“最难熬的日子正在过去。”

      倒奶杀牛现象好转

      周卫利现在养了28头奶牛,有14头正值产奶期,每天可产奶250多公斤。以奶站的收购价每公斤2.1元算,除掉饲料成本后,她每天可以略有盈利。

      去年从三聚氰胺事件后,三鹿集团破产,周卫利所在的正定三角村养牛厂近一个月无法正常交奶。此后,按照当地政府安排,伊利等其他乳品企业开始收奶。但是很多时候,奶仍然卖不出去。“从去年9月到12月,我亏损了约3万元。”

      越养越亏本,一些奶农选择了卖牛或杀牛,周卫利坚持了下来,“那段时间太难熬了,如果市场再不好转的话,我就可能挺不过去了。”

      周卫利认为自己在三角养牛厂里技能最好,因此在原奶价格低迷、饲料价格却没有降低的情况下仍略有盈利。记者采访该养殖厂的其他养殖户时,发现他们仍只能维持成本,有的甚至略有亏损。

      原中国奶业协会理事王丁棉认为,中国乳品行业最困难的时期在今年3月份以前,上半年国内乳品行业市场份额一度掉到了往年的30%至40%,“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低潮!”

      王丁棉说,3月份以后,市场恢复较为明显。到目前为止,液态奶市场恢复了约九成,但是奶粉市场仍只恢复到七八成。

      虽然现在挣得不多,但只要不用继续往里面贴钱,周卫利还是想坚持下去,“半年下来,除掉成本后挣了9000元,付我和老公两人的人工费。”

      不过,让奶农们忧心的是,原奶的收购价格较去年三鹿奶粉事件前,仍明显偏低。据周卫利介绍,去年9月份前,石家庄地区的原奶收购价格约为每公斤3.6元,而现在每公斤只有2.1元左右。

      受三鹿事件影响,石家庄地区出现了不少奶农倒奶、杀牛现象。不过,记者近日再赴当地采访时注意到,随着国产奶粉市场的逐步恢复,倒奶的情况有明显的好转,杀牛的情况也慢慢地减少,一些乳品企业开始补牛。

      挤奶厅装上了摄像头

      导致去年三鹿奶粉出现问题的最直接的原因是原奶收购环节监管不严,导致一些奶农往原奶中非法添加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当地政府和企业都直接派出工作人员进驻奶站加强监管。

      记者在石家庄正定县和新乐县多家奶站采访时注意到,在原奶收购环节的监管明显得到了加强。一些奶站的挤奶厅里都装上了摄像头,记者进入三家奶站采访被发现后,都被管理人员挡在门外,或者赶了出来。

      当记者跟随周卫利一起,赶着奶牛到挤奶厅时,随即就被现场工作人员发现并被赶了出来。

      不过,在一些奶站里,除了仍有一些企业派驻的人员在进行监督之外,此前三鹿出问题后政府派出的工作人员已不再每日驻厂紧盯,政府的相关部门主要是采取定期抽查的形式进行监管。

      当地的奶农介绍,现在的抽查包括农业部门一年两次,还有质检部门每季度也会进行一次,“抽查的密度明显加大,检查的手段也多样化”。

      为了防止再次发生类似于三聚氰胺的质量安全事故,乳品企业对奶站采取“人盯人”的措施,政府则陆续出台了多部法规条例。据了解,在过去的一年里,相关部门出台了至少7部法规条例,从奶牛饲养、生鲜乳收购、奶站管理、乳制品加工等各个环节进行了严格的规范和管理。

      奶农们发现企业对于原奶的质量要求比以往要严格得多。周卫利说,众多的指标只要有一项不合格奶站都不会收,有时只是闻闻有些异味也不收。

      据了解,受灾最为严重的石家庄地区仍有一两万吨奶粉积压,当地乳品企业每天对原奶的消化量仍相对有限。

      奶农希望理顺价格机制

      记者在石家庄采访时注意到,作为乳业源头的奶牛养殖目前还主要是以分散的奶农为主。一些所谓规模化养殖的奶牛养殖小区,其实也是大大小小的奶农们把自己家的牛集中在一起养殖,并不是真正的集约经营。养殖户由养殖小区的老板提供场地和统一的饲料,然后统一挤奶。

      据当地的奶农介绍,每个月的奶价是“随行就市”,一般冬季时奶价会高一些,春季属于淡季价格会低一些。

      作为养殖小区的奶站的利润是基本固定和有保障的,因为老板主要赚取原奶收购和向企业交奶的利差,还有向奶农统一供应饲料的差价。因此淡季时厂家会把价格压低,但养殖小区的中间差价基本是固定不变的,这样直接受影响的还是奶农。

      而对于奶农来说,他们的利润多少才真正的是“随行就市”。如今年奶价虽然上来了,但饲料价格过高,奶农们同样是无钱可赚。

      奶农虽然人数众多,对原奶的收购价高低,他们根本就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近几年,乳品企业对奶源的争夺较为激烈,如果说这可能会让权利对上游有所倾斜的话,也只能对奶站有利。因为所有的奶农都是依附于奶站的,无论是散养在家还是进小区统一养殖,他们的奶都只能是交给奶站。周卫利对此不理解地问,“为什么不管出现什么问题,无论年景好坏,受伤的总是奶农?有关部门能否出台措施,理顺价格机制,让奶农的利益也能得到保证?”

    打赏捐赠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声明 本文由村网通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村网通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村网通立场。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